谁玩没了重庆足球这门生意

体育新闻     作者: 龙岗在线

 2022-06-22 12:26:49  169  来源:龙岗新闻网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石青川 | 重庆报道

6月初,中超2022赛季开幕,重庆队身影缺席。不同于以往的降级,这一次,重庆两江竞技在开幕前仅10天,宣布解散。

回顾重庆足球历史,球队几易其主,从前卫寰岛不顾武汉球迷的挽留毅然决然将球队主场迁移到重庆,到总部在海南的寰岛集团决定让球队自负盈亏;从力帆8个多亿投入足球,到不得已作价5.4亿出手;从当代集团豪言打入前四、跻身亚冠到没钱支付球员工资、解散球队;重庆足球,最终落得一拍两散的结局,让人不禁感叹,这门生意是怎么一步步玩没的?

1

那些做重庆足球的生意人

重庆足球队从兴盛到结束,似乎都与武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上世纪90年代至今,重庆足球先后经历了寰岛集团、力帆集团、当代集团掌权,他们无一不经历着期望通过足球生意踏足某个不敢轻易接触的圈子,而又在爱而不得后经历脱手的阵痛。

寰岛时代

1996年,重庆直辖前夕,武汉前卫寰岛队顺利从甲B升至甲A,也是在寰岛集团冠名后的第二个赛季,前卫寰岛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征召,1997赛季提前抢跑,在转会市场上,寰岛集团豪掷400万元,买下了知名球星高峰、姜峰、韩金铭、姜滨,其中高峰一人的转会费就达到了170万元。意犹未尽的寰岛又把刚刚走下神坛的国足洋帅施拉普纳揽入帐下,随后顺势抢在“直辖前夜”将球队迁至重庆,武汉前卫寰岛正式更名重庆前卫寰岛。

1997年3月14日,重庆正式成为直辖市,面积8万平方公里,人口3000万。寰岛集团的大手笔也随着足球一起来到重庆。彼时重庆上清寺人民大礼堂拆掉门前围墙的时候,既有搞房地产的履历,也有搞工程背景的寰岛,在豪掷400万元引援后,又豪气地捐出了100万元。

1999年,直辖后的重庆为经济腾飞做足铺垫,基建项目开始接二连三上马。这一年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工程进入招投标阶段,寰岛集团不出意外地杀进竞标队伍,但意外地落选了。有地产圈人士传言说,寰岛集团竞标轻轨2号线没有成功,之前也几乎没有拿到像样的基建项目,所以1998年开始试图兜售冠名权,1999年底就出售了球队。

据记者统计,1997年前卫寰岛引援豪掷400万;1998年引援再次豪掷435万,加之聘请前国家队主教练施拉普纳,三年仅引援便花费近千万。由于全部是买买买,且没有青训梯队培养,前卫寰岛被戏称“钱喂寰岛”,成为当年中国最烧钱的俱乐部,没有之一。

之后,球队又迎来一位伙伴。作为工业重镇的重庆,在上世纪90年代崛起了宗申、力帆、隆鑫“三大摩帮”,但随着“禁摩令”的出现,此时正在削尖脑袋想挤进东南亚市场的隆鑫灵光乍现,在1999年年初以1666万元的价格正式冠名重庆前卫寰岛,球队名称也变为重庆隆鑫。

隆鑫的加入,让双方都有了底气,在获得1999赛季甲A第四名后,隆鑫队顺势接受邀请,参加了在越南举行的“胡志明杯”国际足球邀请赛,并以不败战绩获得冠军。

隆鑫摩托借此顺利开进东南亚。

同年,这些果实却随着著名的假球“沈渝之战”戛然而止,最终足协以重庆隆鑫、沈阳海狮两队消极比赛的名义进行了罚款。那一年,寰岛集团开始要求足球俱乐部自负盈亏。当年《体坛周报》曾爆料,前卫寰岛队1999年开始出现欠薪,隆鑫的1666万无法弥补俱乐部亏损,最终前卫寰岛作价5580万出售给力帆。在东南亚市场越做越好的隆鑫则在与老对手力帆打了几年足球队冠名官司后,黯然退出。

1996-1999年,寰岛时代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力帆时代

随后重庆队终于迎来了本土企业力帆集团的全权接手。同样受“禁摩令”困扰的力帆在足球这门生意上一做就是17年。尽管掌权的最后几年,力帆集团曾因力不从心而多次试图甩掉足球这个负担,但在刚执掌俱乐部的前几年,确实收获颇丰。

2001年,接手足球队后的第一年,力帆便立即重新夺回了越南摩托车销量冠军,又斥资8000万元买下洋河体育场,尽管目前洋河体育场杂草丛生,但这块地价值早已今非昔比,据某地产圈人士分析,若该地为商用性质,其价值已超20亿元。

2003赛季,重庆力帆降入甲B,集团创始人尹明善迅速出手,斥资3800万元收购了当时获得中超联赛资格的云南红塔,借云南红塔之壳让重庆队顺利获得中超资格。场外的力帆集团也同样顺利,同年,尹明善当选为政协重庆市第二届委员会副主席,成为改革开放以来首位进入省级政协领导班子的民营企业家。

上一篇:里奥 梅西(里奥梅西简介)

下一篇:纳赛尔谈被西甲投诉:我们所做的事情是因为知道自己能做

相关文章